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勾股书库 >> 首辅娇娘 >> 第322章 真相大白(两更)

第322章 真相大白(两更)

仁寿宫内,庄太后正在处理最近几日积压的公务。

到底是上了年纪了,大病一场许久才恢复元气,她也是这会儿才终于更深刻地体会到当初在乡下养病有多不容易。

麻风病可不是普通的风寒,单是传染性就令所有人望而生畏了,也不知那两个憨憨是怎么就敢收留她的。

况且明明家里条件已经很差了,自己都吃了上顿没下顿的,还要养个病号。

庄太后叹气。

“太后,您可是又想起在乡下的日子了?”秦公公笑着问。

“嗯。”庄太后倒也没否认,“那会儿他们骗哀家是得了肺痨,让哀家不要出去,免得过了病气给村里人。”

秦公公讶异:“您就真信了?”

庄太后叹道:“哀家能不信吗?哀家那会儿什么也不记得了。”

秦公公一想也是:“那……后来呢?”

庄太后回忆道:“后来约莫过了十天半个月,他们就与哀家同桌吃饭了。”

“啊……”秦公公都惊讶了,“半个月就治愈了?”

“没有。”庄太后摇头,“只是不传染了,药继续吃着,足足吃了半年。”

一般人可不会这么做,就算麻风病治愈了,也会被避如蛇蝎。

“顾姑娘与萧修撰待您是真心的,奴才替您高兴。”秦公公这番话是发自肺腑,他是太后被打入冷宫时遇见太后的。

他是冷宫的一个小太监,被贤德后看中,要到了身边伺候。

之后贤德后出了冷宫,他也被一并带了出去,眨眼间,他已陪着太后走了风风雨雨数十载。

巴结太后的人有很多,可真心疼太后不求回报的却凤毛麟角。

如果太后不是太后,那么他们也将不是太后所见到的他们。

庄小姐总埋怨太后疼爱顾姑娘多过自家人,可庄小姐也不想想,她对太后又真的有顾姑娘对太后的一半真心吗?

大半生孤苦伶仃地走过,高处不胜寒,谁曾想迟暮之年会碰上这么几个贴心的人儿?

“就是萧修撰……”秦公公也看出庄太后与萧修撰之间的不对劲了,他虽是太后心腹,可太后也不是事事都与他说。

太后的心思,他猜一半,另一半却是无论如何也猜不透的。

“难道是因为他长得像已过世的小侯爷吗?”

他小心翼翼地问。

太后并未毒害过萧侯爷,可皇帝不信,宣平侯不信,天底下的人都不信,只怕就连庄家人都认为是庄太后的手笔。

不同的是,庄家人并不会埋怨太后罢了。

可总被人这么冤枉,太后看到与萧侯爷如此相似之人,只怕心里也有疙瘩。

当然,这是秦公公的想法,太后是不是这么想的,不得而知了。

“哀家……”庄太后正要开口说什么,书房外传来了宫女惊慌的声音,“陛下!陛下您不能进去!”

“朕是天子!整个天下都朕的!区区一个仁寿宫却一次两次将挡在门外,你们是想造反吗!”

是皇帝的怒喝。

庄太后不耐地蹙了蹙眉,冲秦公公使了个眼色。

秦公公执着拂尘走出去,对宫女道:“你们退下。”又冲皇帝行了一礼,“陛下里边请。”

“哼!”

皇帝冷冷地瞪了众人一眼,甩袖进了庄太后的书房:“太后真是好手段!在仁寿宫养病也不闲着,非得要给朕难看!太后是不是见不得朕有一日清净!”

追进来的秦公公看看太后,又看看一屋子脸色煞白的宫人,脸色变得很难看。

庄太后淡道:“你们都退下。”

“是。”秦公公与一众宫人退下。

庄太后面无表情地看了皇帝一眼,将手中的折子往桌上一扔:“你又是发的什么疯!”

皇帝冷笑:“这话应当朕来问太后才是,太后发的什么疯?你垂帘听政还不够吗?掌控了半壁江山还不满足吗?将朕的母妃逼去庵堂还不尽兴吗?你究竟要还要狠毒到什么地步?非得把朕身边的人一个一个赶尽杀绝吗!”

庄太后蹙眉道:“哀家又杀谁了?”

“呵!”皇帝站在书桌前,望着端庄威严的庄太后讥讽道,“太后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呢?做都做了还不敢认么?”

庄太后的眸子里掠过寒凉,表情却依旧不咸不淡:“哀家做的太多了,不知你指的是哪一件事。”

皇帝怒笑:“终于承认了,你就是一个丧心病狂的毒妇!你有什么尽管冲着朕来!你为什么要杀了张掌事!她怎么惹你了!”

“张掌事?”庄太后古怪地皱了皱眉。

皇帝怒手指向庄太后:“少装蒜!昨夜张掌事被太后召来仁寿宫,回去就悬梁自尽了!太后敢说人不是你杀的!”

庄太后冷笑了一声,淡淡地抬起眼眸,似嘲似讥地勾了勾唇角:“是哀家杀的又如何?”

她缓缓站起身来,从书桌后走出来,一步步走向皇帝,“你是能废了哀家,还是能杀了哀家?哀家就算把你身边的人杀光,你又拿哀家有何办法?”

“你这个毒妇!”皇帝抬起手来!

“陛下!”

萧六郎快步走了进来,扔掉拐杖,抱住皇帝的手,将庄太后挡在了自己身后。

看到突然挡在自己面前的少年,庄太后怔了一下。

少年身躯单薄,腿脚不良于行,拦住皇帝的勇气却没有丝毫犹豫。

皇帝怒不可遏:“萧六郎,你让开!”

“不是太后。”萧六郎郑重地说,他没让,也没撒手,“不是太后,是臣。昨夜是臣将张掌事叫了过来,与太后无关。”

皇帝气得肺都要炸了:“连你也为她说话!你们一个两个……全都向着她!萧六郎!你是朕钦点的新科状元!”

萧六郎正色道:“臣是陛下的臣,是陛下的状元,正因为如此,臣才不愿看到陛下犯错。陛下今日所为,日后史官都会记上一笔,陛下是明君,当功垂竹帛,万古流芳,且不可因一时冲动毁了百年清誉。”

皇帝难过又憋屈地问道:“朕错了吗?朕错了吗!”

萧六郎道:“陛下没有错,太后也没错,错的是臣。臣不该来找张掌事,如果陛下要怪罪,就怪罪臣吧。是臣害死了她。”

“你……你……”皇帝气得双目血红,浑身颤抖。

“陛下,陛下,总要听听是出了什么事嘛。”魏公公进屋规劝。

陛下隐忍住随时可能暴走的情绪点点头:“好,你说,你找张掌事所谓何事,你怎么就害死了她!”

萧六郎不能说自己是在调查十四年前的案子,时机不对,证据不够。

萧六郎想了想,说道:“臣是替人还一样东西给她,还给她的时候,臣就发觉她的情绪不太对。”

这是实话,张掌事在拿到那方摔破的砚台时情绪确实不太对了,只是那会儿萧六郎没太往深处去想。

而今细细一品,恐怕张掌事与老祭酒之间有比想象中更深的羁绊与关系。

“你替谁送东西?”皇帝问。

“臣不能说。”萧六郎道。

他不说皇帝就不会猜吗?

能劳动他亲自到宫里传信的人普天之下又有几个?既然是与张掌事有收尾,那必定年纪也与张掌事差不多。

一个名字呼之欲出。

“传霍祭酒!”

“撒手!难道你要朕将霍祭酒传来太后的寝宫吗?随朕去御书房!”

“是。”萧六郎这才松了手。

老祭酒被召进了皇宫。

皇帝没给他与萧六郎窜供的机会,直接让人将萧六郎带下去,然后开始盘问张掌事与老祭酒的关系。

皇帝也没告诉老祭酒张掌事已经死了。

可老祭酒是何等人精?

猜也能猜到出事了。

一般人被盘问与宫中女官的关系时都会极力撇清,毕竟亵渎女官是重罪,可老祭酒觉得这件事不简单。

他几乎没多做思考便说自己与张掌事有过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往,他们之间还有一个定情信物,昨夜他托人将信物托人送还给她,算是对彼此的关系做了一个了解。

皇帝眸光一冷:“为何了结?是因为太后吗?”

“臣不敢!臣是因为……自己命不久矣了……”老祭酒开始装病卖惨,各种眼泪白莲花手段,“……陛下若是不信,可叫来小神医,就是她为老臣诊断出绝症的。”

……

从御书房出来,老祭酒见到了等候多时的萧六郎。

“对不起,连累老师了。”萧六郎愧疚道。

老祭酒叹气:“不是你的错,是我考虑不周。”

“老师的清誉……”

老祭酒摆摆手:“我本也没什么清誉可言,我与她虽不是我向陛下说的那样,可到底……也是我负了她。她……是我妻妹。”

妻子的庶妹,从小就被抱养到了别的村,长大后姐妹俩才相认。

妻子临死前曾拉着他的手,让他无论如何也要照顾好唯一的妹妹张绣。

张绣想嫁给他,他不愿娶她,结果她一气之下进了宫。

他与庄锦瑟斗得凶猛,为不连累张绣,他没让人知晓他俩的关系,否则当年被流放的就不止他一人,还有妻妹张绣了。

毕竟先帝下旨是流放他全家。

“她二十五岁可以放出宫那年曾来找过我,再一次问我可愿意娶她?我说,我会照顾她一辈子,拿她当自己的亲妹妹,然后她就砸坏了我的砚台。事后她万分后悔,赔了我一个新的,就是我让你还回去的那个。她给我时,我没拿稳,不小心摔破了一块……她笑着说这下算扯平了。”

老祭酒言及此处叹了口气,“算了,旧事就不提了,她肯定不是为情自杀,她的死有蹊跷,我向陛下求了恩典,去送她最后一程,你随我去一趟吧。”

萧六郎:“好。”

老祭酒与萧六郎在魏公公的陪伴下去了一趟尚宫局。

在前朝,宫里的人自缢是会祸及家人的,本朝废除了本条律令,但死者不得入土为安,只能被抛尸荒野。

老祭酒给了魏公公一袋银子。

魏公公推辞了半天没推辞过去:“我已经打理妥当了,稍后尸体会送到西城门外的乱葬岗,你们派人在那儿等着就好。”

“多谢魏公公。”老祭酒道了谢。

萧六郎给张绣验了尸,确实是自缢,没有任何打斗或挣扎的痕迹。

然后萧六郎发现了一个情况,他顿住了。

“怎么了?”老祭酒走过来问。

萧六郎没说话,而是抬起张绣的左手腕,上面赫然有一颗痣。

老祭酒整个人都惊呆了:“怎么会……”

是啊?

怎么会是张绣?

许多昨夜被忽略的细节这会儿一个个闪过了萧六郎的脑海。

张绣见他第一眼,吓得差点摔倒,他以为她秦公公等人一样以为自己见了鬼,可细细一想,自己与张绣似乎并没有见过面。

她不应该认识他。

就算认识,她的反应也有些太大。

在他告诉她自己在调查一个手腕上有痣的宫人时,她就知道当年的事暴露了。

但她不知是萧六郎在查,只以为调查真相的人是她的姐夫老祭酒。

老祭酒是萧珩是老师,他调查萧珩的死也说得过去。

她之所以走得那般凄凉与落寞,大概是那一刻她就已经决定去赴死了。

用死来向姐夫与他的徒弟赎罪,也用死来逃避去向幕后主使告发这件事。

她当年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去陷害庄锦瑟的?又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发现被自己毒害过的小萧珩有朝一日竟成为了姐夫的关门弟子?

老祭酒喉头胀痛:“都是为了我……”

张绣嫁祸庄锦瑟必定是因为庄锦瑟与他不合,害他被流放,害他差点没了命。

可谁能料到他与庄锦瑟最终没有成为宿敌,反而张绣白白搭上了自己的一条命。

魏公公打点过了,他们可以带走张绣的遗物。

张绣的遗物很简单,几套衣物与一个妆奁盒子,盒子里装着几样旧得不能再旧的首饰,盒子的夹层里藏着几十张银票,写的全是老祭酒的名字。

还有一方昨日萧六郎给她的砚台。

老祭酒眼眶都是红的。

“老师。”萧六郎轻声道。

“我没事。”老祭酒抹了把老泪,将张绣的遗物收拾妥当,用包袱装好,走出去时他的步子踉跄了一下。

萧六郎扶住他。

老祭酒声音颤抖:“我……我真的没事。”

哐啷!

砚台从包袱里滑了出来,砸到地上。

老祭酒躬身去捡。

萧六郎道:“我来。”

他先一步将砚台拾了起来,“我拿着。”

老祭酒没有坚持。

他的心情很复杂,脑子里混乱一片,他觉得自己害了张绣,也觉得自己害了萧珩。

他哽咽道:“你……你莫要怨她……你怨我……是我……她是为了我……”

萧六郎叹了口气:“不是她也会有别人,真正可恨的是幕后主使,老师也不要自责,当年的事与你没关系,昨晚的事也没有。”

他既然要查,就怎么都会查到这一步。

老祭酒为他搭上张绣这层关系只是加速了进程而已,并不会改变结果。

张绣的结局从她向一个无辜的四岁孩子伸出毒手时就已经注定。

他可以饶恕,然天道不恕。

老祭酒去为张绣收尸,萧六郎没有跟过去,饶恕是他最大的仁慈,他不会为她准备后事。

萧六郎去了仁寿宫。

庄太后在书房继续看庄太傅呈上来的折子,折子经她的手过一遍,之后才会还给大臣在朝堂上呈给皇帝。

秦公公候在一旁,看到萧六郎他眼睛一亮,对庄太后道:“茶水凉了,奴才去泡一壶热茶来。”

庄太后瞥了萧六郎一眼:“哼。”

秦公公笑着退下,把其余宫人也带了下去。

“你来做什么?”庄太后翻看奏折,不冷不热地问。

“路过。”萧六郎说。

二人都是多解释一句就会死的性子,谁也不肯开口先破冰。

“我走了。”

本来也没大事,就来看看而已。

他一直知道皇帝与太后关系不睦,只是也没到能正面刚成这样。

多少有些担心。

庄太后望着他转过身,清了清嗓子,问道:“为何替哀家说话?”

萧六郎淡道:“没有为什么,食君之禄担君之忧,臣子本分。”

外头偷听的秦公公都快急死了,狗屁的臣子本分啊,说一句人话它烫嘴吗?

急死个人了,急死个人了!

皇帝与太后冰冻三尺他都没这么急,毕竟皇帝小儿着实令人可气,可萧修撰一心为太后,他俩误会成这样秦公公真是抓心挠肺啊!

明明就那么在乎对方,为啥非得弄得形同陌路啊!

吧嗒。

萧六郎手上的砚台滑落,砸在了地上,他躬身去捡,怀中的荷包掉了出来。

看到那个荷包,庄太后的眸光微微动了下。

那是除夕夜萧六郎生辰时庄太后送给他的生辰礼,小净空也有一个。

庄太后自己绣了兰草,绣得太丑像杂草,于是让老祭酒改良了一下,绣成了一片青竹,缝合处也加了些针脚。

但终究不算太好看的。

庄太后哼道:“这么丑的东西怎么还在戴,不嫌丢人么?好歹是做了翰林官的人。”

萧六郎没说什么,将荷包收回怀中,继续往外走。

回来!

庄太后张了张嘴,却最终没有说出嘴边的那句话。

她但凡不是这么别扭的性子,都不会背这么多黑锅了。

虽然她也的确是干过不少坏事。

她烦躁地扔了手中的折子,心情遭到投透了!

忽然,已经消失的萧六郎又折了回来。

他回来得太快,庄太后甚至来不及收敛眸中的烦躁。

他深吸一口气,仿佛是鼓足了某种勇气,低声问道:“为什么就我没有?”

“嗯?”庄太后一愣。

萧六郎捏紧手指,脸都涨红了,却继续鼓足勇气问道:“为什么就我没有令牌?”

为什么仁寿宫就没有为我准备的东西?

……你是不是不要我?

他的语气如常,眼神里却是藏不住的委屈。

庄太后的心都揪了下。

那份委屈戳得她心都在疼。

她垂下眸子,低声说:“哀家……以为你不想要。”

“为什么我不想……”

要字未说完,萧六郎顿住了。

哀家以为你不想要。

这句话的信息量是巨大的。

姑婆的萧六郎不会不想要,萧珩才会不要。

庄太后知道他是谁了。

也想起自己曾经给萧珩“下毒”的事了,也知道萧珩一直忌惮她、厌恶她、恨不能远离她。

“你就没想过……”问问我?

“哀家想过,可哀家……害怕。”庄太后几乎是用尽了毕生的勇气与脸面,才坦白了自己的情绪。

因为太在乎,所以怕被拒绝,于是先拒绝了被拒绝的可能。

她宁愿背一千次黑锅,也不愿有一次剖心坦白。

她的自尊心就是这么强,就是这么拧巴。

可萧六郎眼底的那一丝委屈,把她几十年攒下来的自尊击得溃不成军。

“没不想要。”萧六郎撇过脸说,语气委屈又别扭。

他也是个拧巴的人啊。

他也羞于启齿啊。

而且他还是个孩子呢。

在老人家面前是。

庄太后直勾勾地看着他,眼神发亮:“你说什么?”

“没什么!”萧六郎面无表情地走了出去。

他尚未走出仁寿宫,秦公公便追了上来,笑嘻嘻地道:“萧修撰,请留步!你有东西忘带了!”

“我没有。”

“有的有的!请随奴才过来拿!”

萧六郎被秦公公带去了仁寿宫的一处偏殿。

秦公公推开房门,笑着道:“请。”

萧六郎迈步入内。

偌大的偏殿,一眼望去,全是书架,书架上满满当当地陈列着书籍。

而在阳光挥洒的窗台边,摆放着一张书桌,桌上的文房四宝散发出淡淡的墨香,桌子的正中央有个锦盒。

秦公公将锦盒拿过来:“给。”

萧六郎打开,赫然发现里头躺着一块仁寿宫的令牌。

秦公公叹息道:“太后早就备好了,只是不知为何一直没有拿出来。还有这个偏殿,也是太后让人改造的,奴才起先不明白太后改造这么大的藏书阁做什么,今日在总算知道用途了。”

他们只是拥有一间小屋子,或者一个小院子,他却拥有这么大的一个藏书阁吗?

萧六郎难以置信,也难以言喻。

他呆呆地立在那里,像极了一只懵圈的小呆鸡。

也就是这一刻,他身上褪去了少年老成的气息,有了几分孩子的天真与青涩。

被迫长大是无奈,被宠回孩子则是一种幸运与幸福。

“萧修撰。”秦公公见他呆呆愣愣的样子,拿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你别高兴坏了。”

“也没有太高兴。”萧六郎面不改色地说,抱着锦盒同手同脚地走了出去。

满面黑线的秦公公:“……”

萧六郎一手拄着拐杖,一手抱着锦盒,同手同脚地走了大半个仁寿宫,把仁寿宫的宫女太监都给看懵了。

长得人模狗样的,走起路来这么智障的吗?!

萧六郎原本已经出了仁寿宫了,可顿了顿,又折了回来。

他站在庄太后的书房外。

没进去。

庄太后不咸不淡地说道:“道谢就不必了,哀家肉麻。”

妈的,方才说了那么多已经够让她后悔了,她是中了邪才会在这小子的委屈里败下阵来。

再给她一次机会,她拿刀捅他心窝子一百次,也绝不承认自己害怕被他拒绝。

萧六郎抿了抿唇,从门外往里探进来一颗脑袋,特别幼稚地告了一状:“姑婆,庄太傅欺负我!”

说罢,一溜烟儿地跑了!

好吧,第一次这么幼稚,臊得很,都忘了自己还是个瘸子,一跑,直接绊倒,呱啦啦地从台阶上滚了下来,在草地上摔了个大马趴!

所有人:“……”

他们简直没眼看了。

庄太后的唇角微不可察地勾了下,下一秒,便恢复了冷漠神色,威严霸气地说道:“宣庄太傅!”

喜欢首辅娇娘请大家收藏:(www.gougushu.com)首辅娇娘勾股书库更新速度最快。

首辅娇娘最新章节 - 首辅娇娘全文阅读 - 首辅娇娘txt下载 - 偏方方的全部小说 - 首辅娇娘 勾股书库

猜你喜欢: 清初情缘重生妖女策天下金陵春萌萌小甜妃金凤华庭粉妆夺谋医妃惊世盛世国师冠盖满京华千金裘农门骄女有空间有匪悍妃在上鬼王爷的绝世毒妃清和京门风月花开春暖山河盛宴海月明珠龙图案卷集·续受益妃浅:腹黑世子痴傻妃凤鸾九霄重生之妻力无穷鸾凤替,皇的神秘隐妃炮灰通房要逆袭独霸王妃
完本推荐: 成魔本纪全文阅读当年万里觅封侯全文阅读宠妃谋略全文阅读我本厚道(gl)全文阅读冰火魔厨全文阅读欲成仙全文阅读娇藏全文阅读旁观霸气侧漏全文阅读伊甸园全文阅读情敌每天都在变美[穿书]全文阅读豪门暖媳全文阅读花开锦绣全文阅读诡秘之主全文阅读乔先生的黑月光全文阅读法医星妻太妖娆全文阅读极速悖论全文阅读盛世商女:天才小神棍全文阅读盛世娇宠全文阅读巨星是个系统全文阅读放肆[娱乐圈]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超脑太监当满级大佬翻车以后我在幕后调教大佬开局我成了阎罗大帝三寸人间圣墟神魔之玥上为尊联盟之无敌进化我在仙界种田苦来自未来的神探联盟之从妖姬辅助开始攻玉重生之宿敌沧元图妖魔哪里走也许我就无法拥有正常的青春自从我加载了金句系统死亡求生:没有人比我更懂副本!前方高能重回过去好种田一本正经修仙逆天神医妃我在东京打爆一切穿成偏执大佬的心头肉穿越七十年代之歌声撩人唐朝败家子从炮灰NPC开始称霸宇宙触碰不及梦借剑一品容华

首辅娇娘最新章节手机版 - 首辅娇娘全文阅读手机版 - 首辅娇娘txt下载手机版 - 偏方方的全部小说 - 首辅娇娘 勾股书库移动版 - 勾股书库手机站